【春待】Wait For You

根据十五年的纠缠不休歌词脑洞
一个加厨逐渐米厨化
不是故意来祸害冷战的啊
国设,苏露同体
阿尔车祸失忆
ooc有(什么玩意儿)
露米露互攻有
超短!
  
  
  
  
  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啊,可是还记着喜欢他,最喜欢他了。
  该死的车祸。
  阿尔弗雷德站在窗前,喝下一口咖啡,望着窗外飞过的几只小鸟。轻轻叹了口气。
  多少年了,迟迟没有他的音讯。
  伊万·布拉金斯基,他记忆中模糊的恋人,不知去向的恋人,只是傻傻喜欢的恋人。
  他记不得伊万喜欢什么了。
  苦恼地抓了几下头发。
  记忆里,还有几个很模糊的影子,金发绿眸的英国人,笑容和蔼的黑色长发的亚裔。
  英国,伦敦,咖啡馆内。
  “找我有事?”抱着膀子的亚瑟挑了挑眼角,绿松石一样的眸子熠熠生辉。
  阿尔弗雷德鲜有地趴在桌子上,鲜有的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你是……谁。”
  “亚瑟·柯克兰,你的……还能算是哥哥吗……算了,你的盟友。”
  “亚蒂,我什么记不得了。我只记得我喜欢伊万。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我不太确定,我记得你和他分开是因为吵架。你去找耀吧,他知道的会比我多。”亚瑟很敷衍地一带而过,可他的眼睛却出卖了他。
  心慌。
  他可不想伤害阿尔弗雷德。他明明知道那个名为苏/维/埃的国家已经不在世上了啊。而且,是那名为美/利/坚的国家亲手杀死的。  
  中国大陆,江南,茶馆。
  “你是耀……王耀,对吧,我想知道关于伊万的事。”
  王耀抿了口茶,关于伊万他实在不想做太多回忆。
  那个孩子,明明知道自己快要消失了,可他却笑着,漂亮的紫色眼睛那一刻显得冰冷。
  王耀和伊万对着干过。他没有一直依靠苏联,而是中途选择了自己发展。阿尔弗雷德,不更准确的说,是美/国。他趁机找到王耀,于是二国建交。
  中美这么合起来坑苏联,伊万自然是吃不消。
  华沙条约的大家一直与北大西洋公约的成员作对。
  双方的成员国小到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和冰/岛,大到乌/克/兰,白/罗/斯,和英/国,法/国,加/拿/大。
  美/国和俄/罗/斯更不用提。
  想到这里,心绞痛的。
  王耀直视阿尔弗雷德的眼睛,那双曾经充满了嚣张的火焰的眼睛,此刻是格外的清澈。
  “阿尔,他……已经不是苏联了。”
  “那他在哪里?”
  “阿尔,你试试想想,我并不想告诉你这件事的经过,有些事情还是你忘掉比较好。”
  “可是,我想不起来。”
  “1991年,圣诞节。”
  脑子像是被雷劈过一样,那一幕场景,像是根针一样扎进大脑。
  他向苏联开了第一枪。
  伊万跪下了,雪地上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没有尖叫,静寂的很。
  第二枪。
  他张狂地笑着,伊万也露出一个微笑,眼角有着不明显的泪痕。
  第三枪。
  只有枪响声,苏联倒下了。洁白的雪地上,染上了苏联旗帜鲜红的颜色。
  他的蓝眼睛如同一把冰冷的利剑。
  “阿尔弗,你自称hero,却没有成为世界的hero。”
  伊万说。
  突然,阿尔弗雷德醒悟过来。他疯了似的搂着伊万的后颈,把他搂在自己怀里,额头紧贴着他的额头,眼泪滴在了他的脸上。
  那双鸢尾色的眼睛恰似黑夜中闪烁的紫色钻石。
  伊万始终没有对他开枪。
  “我爱你啊万尼亚……”
  “我失去的已经够多了,可我不想失去你啊!”
  “什么独立战争,什么八国联军,什么二战,我只想要这场冷战一个完美的结局。”
  从那一刻,男孩慢慢地不怎么自称hero了。
  王耀放下茶杯,瓷杯碰撞紫檀桌面传来的清脆碰撞声拉回了他的思绪。
  他们站起身,忽然阿尔弗雷德扑进了王耀的怀里。
  “耀,我想他。”
  王耀轻轻拍着男孩的后背,像是安慰他的三个弟妹那样。那时,阿尔弗雷德第一次感受到中/国那种千年师长的风范。
  “去俄/罗/斯找他。”
  他揉了揉阿尔的头发。
  伊万托着下巴,看着空中飘扬的白蓝红三色国旗,腹部和心脏的伤口隐隐作痛。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捧着一束开得正艳的向日葵,站在克里姆林宫的前面。
  他愣住了。
  “万尼亚啊,我可不想失去你。”
  阿尔弗雷德对着俄/罗/斯国旗喃喃道。
  伊万静静站在他背后,男孩像是一块一碰就碎的瓷人一样。他轻轻从后面抱住了阿尔。
  “是你吗,阿尔弗雷德?”
  阿尔不敢回头,生怕回了头抱住他的恋人就会消失。
  “是我,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的声音颤抖着。
  “阿尔弗,不要伤心了哦。万尼亚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回头抱住伊万,把头埋进他的颈窝。
  “笨蛋,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了。”
  “你怎么不自称hero了?阿尔弗,笑吧,不要哭了。”
  “hero,hero会成为世界的hero,万尼亚,不要再让hero担心了。”
  “好的哦,我亲爱的阿尔弗。”
  伊万轻轻拭去恋人脸上的泪水,握住阿尔弗雷德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
  “阿尔弗,万尼亚的心好痛啊。”
  他跪着,他笑着,他的眼角有泪痕。
  阿尔弗雷德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呼吸交融在一起,微微笑着说:
  “hero可是世界的hero啊!如果连爱人都保护不好,那我就不是什么美/利/坚/合/众/国。”

评论
热度(14)

© 墨什么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