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色极东]等你找我

250fo点文 @风晓
异色极东,葵黯
4岁年龄差
娘耶,我究竟写了些什么东西……

  
  


  “兔崽子,要么宅在家里不出去,要么出去玩就不回来,该死。”王黯嘴上骂着,却穿好衣服出去找他。带着本田葵的围巾出了门。
  那一年,本田葵10岁,王黯14岁。
  是一个寒冬,空中飘着鹅毛大雪,在地上铺着厚厚一层。“咯吱咯吱”踩上枯叶的声音让王黯更烦躁了。
  本田葵弄丢了手套,靠着树干对手哈气,鼻尖和脸颊通红,小手也冻得快没有知觉了。
  眼前出现了一双熟悉的棕色短靴,他抬起头,王黯正向他伸出手。
  他搭上去。
  王黯感觉手心突然冰凉了许多。有些心疼。“你的手套丢了?”
  “嗯……”
  “真是不省心,戴我的吧。”
  王黯一边责备,边脱下手套,把本田葵的手套进去。然后戴上他的帽子,给他披上围巾。本田葵捂着脸,有些难为情似的开口:“我冷。”
  “真是的。”
  突然被宽大的外套给盖住了。王黯拉开拉链,手搭在本田葵的肩膀上,搂住他,外套罩着他的身子。
  “有话直说啊兔崽子。”
  本田葵默默拉住了王黯的衣服。
  


  高中时期的男孩正处青春期。
  那一年,本田葵15岁,王黯19岁。
  王黯表示越来越摸不透本田葵的心思了。比如常常忘带东西,然后摔门而去。
  恰好那年春季不冷,太阳的光芒比以往温柔得多,而此刻本田葵正没心思欣赏风景。
  他忘了带钥匙。
  孤零零地坐在门口,双手抱膝,蜷成一个球状。书包里是写完的作业,没有小说和漫画,手机也在家里。
  王黯是大学生,此刻也不知道在哪里疯。
  或许就是那一刹那的想法,他有种预感本田葵要出事。
  不过艾伦貌似是喝多了,直拍着胸口说本田葵都多大人了怎么会有事呢。奥利弗也表示赞同,弗朗索瓦也鲜有地点头同意,维克多微笑致意。
  当他怀揣着惴惴不安的心到家时,自家那只兔崽子缩成一团,倒还真像一只兔子。
  “坐在这里干嘛?”
  “忘带钥匙和手机了。”
  “你不会借吗?”
  “小生只想等黯君来。”
  王黯是住校生,本田葵一个人住在家里,听他这么一说,王黯的眼神也暗了下去。是吗,等我回来吗。
  “爷会找到你的,无论你在哪里。”
  
  

  这是考试他前最任性的一次了。
  那一年,本田葵17岁,王黯21岁。
  盛夏,太阳炙烤大地,没有人会想到毒辣辣的阳光下站着。除了本田葵。
  他静静地站在原处,像躲避接下来重要的考试――高考。
  自幼生长的中国的本田葵,接受着中国的传统教育,唯一的亲人是表哥王黯。他甚至都不知道日本的一些事情。
  国内高考很严,像座山似的压得高三生喘不过气。
  本田葵自己都觉得这样做很幼稚。
  眼前花白一片,头顶和鼻尖布满汗珠,身子发凉,开始头晕了。看来,是中暑了。
  王黯找到他的时候,本田葵虚弱地靠在墙上,嘴唇发白。
  “兔崽子,给我省点心。一天到晚不爱护自己的身子。给爷记住,不管你考多少分,爷都不会说你。能上什么大学就上什么大学,爷也不会逼迫你。”
  “黯君,小生只想冷静一下。”
  “喝口果汁再说。”
  本田葵一瓶果汁下肚,吹着商场里的冷风,又接过王黯递来的冰棍。
  “对不起。”
  “爷说过我会来找你的。”
  王黯无奈地揉着本田葵的脑袋。
  
  

  “王黯先生,本田葵同学不见了。具他的朋友卢西安诺说你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是不是有什么病?”
  “没有,他好得很。只是有点怪。”
  “那我们可以问一下你们的关系是?”
  “表兄弟。他自幼丧失双亲,我是先后失去父母,我把他带大的。”
  “请问可以麻烦您去找一下他吗?”
  “可以。”
  王黯放下手机,叹了口气。
  那一年,本田葵18岁,王黯22岁。
  这兔崽子还让不让人工作了。他披上外套出去找他。
  从本田葵一切可能去的地方,书店,游戏厅一一找遍,但是没有他的人影。会不会在公园里?
  本田葵握紧了手里的枫叶。
  还带着露珠,有一股清香。
  “小葵。”王黯抱着外套冲他说,碎发因为汗水而贴在额头上。
  “黯君,你来了。”
  “是啊,爷不是说了会找你的吗。”
  “这些年,添麻烦了。所以小生想……”
  “想什么?”
  本田葵把枫叶放进王黯手中,“所以小生想让黯君给小生添点事。”
  “小生喜欢你。”
  王黯彻底地懵了。
  “呃……咳咳,爷……”
  他轻轻搂住本田葵的脖子,无奈又满足地笑了,“真拿你没办法啊。”
  
    

  2月,寒假,二人都有个假期。
  本田葵醒来后,习惯性地向身侧一揽,平常总是能搂住恋人的腰,然后把头埋进他的颈窝处,今天搂了个空。
  王黯一大早便出门了。
  今天是本田葵的20岁生日。
  他急匆匆地去到奥利弗家。
  “你来啦,黯。”奥利弗已经准备好材料趴在厨房的桌子上了。
  “是啊。”
  王黯脱下外套。
  “看来你还是很信任我的厨艺啊,平常我给你吃杯糕到处躲呢。”
  “那也不说明你厨艺差。”
  奥利弗“噗嗤”一笑,“是怕了上次弗朗索瓦吃掉后的反应吧。难道我们之间一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吗?”
  “你跟我谈信任啊。”
  手忙脚乱地烤好蛋糕,挤上奶油。奥利弗托着下巴问道:“你会写日语吗黯?我觉得你用日语写会让葵更亲切一些。”
  “我觉得可以。”
  拎着包装好的蛋糕出门前,奥利弗露出有些堪忧的神色:“天哪,黯,你出门前居然不戴绒帽的吗?”
  “没事的。”
  “外套有些薄了吧。”
  “没事的。”
  “My god!”奥利弗感叹道,“你究竟是怎么拉扯小葵长大的啊!”
  “我们不都好好的吗。”
  王黯挥手告别。
  路上,匆忙赶路的王黯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天啊,但愿蛋糕还好好的。
  “抱歉啊。”
  “黯君?”
  本田葵认出了王黯。“小葵?”王黯揉着脑袋,刚刚那一撞,由于身高差距不大,一头栽在他肩膀上。
  忽然感到脑袋上多了什么东西,望了一眼本田葵,是把他的耳罩戴在自己头上。
  “你不用吗?”
  “不用。小生原来给黯君带来的事比这个还恶劣啊。”
  王黯抿唇浅笑。
  “兔崽子,那就让爷任性一回。”
  他亲了他,加深了这个吻。

评论(1)
热度(31)

© 墨什么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