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Recall

国设
最近发现国设超带感!
历史向
主朝耀
鸦片二战独战冷战苏解有
耀中心
借用那兔里面的“苏解”

  
  
  王耀,我喜欢你,在1840年。
  亚瑟,我讨厌你,在1840年。
  路边的野花,脆弱得不堪一击,狂妄的人类,骄傲得笑着,踩向花朵。
  最后人类爱上了花儿,但是花儿却早就涅槃成高高在上的强者。
  身上是沉重的伤口,早就愈合的伤口此刻又已裂开,旧疤未减,又添新伤。纤细瘦弱的身体早就吃不住这么高强度的战争,此刻任由那世界的霸主摆弄。
  双手被吊住,王耀瞥了一眼进来的亚瑟,无力地垂下脑袋。他已经连续输了两次战争。
  “要烟吗?”
  亚瑟恐怕是忘了当初自己是怎么把这该死的鸦片给戒掉的,一日不吸烟,就会难受得慌,吸了鸦片,像是到了天国。
  “不要。”
  王耀的伤口被绳子磨得发肿,连续输了两次战争的他,根本没有力气搭话。
  “你没有染上烟瘾?”亚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还带着一丝丝惊讶,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令大半个清朝人民堕落的鸦片,王耀身为这个国家居然没有染上。
  金发的外国人向他比了一个开枪的手势。解开了绳子。
  绳子一断,王耀身子一软,惯性向前倒去,没有倒在地上,他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撞上那人的胸腔时,他能感觉到亚瑟的心跳加速了,滚热的。
  抬起头,亚瑟正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随后顺势搂紧了怀里的人。低沉的声音勾人魂魄:“我早就想这样做了,可以不要动吗?”
  王耀低着头默默白了他一眼。
  “不回答算默认了。”
  “我爱你。”
  亚瑟又说,王耀掐住了他的腰,然后拉进自己和他脸的距离,鎏金色的眸子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
  “我恨你。”
  王耀这么说。
  英国人也就借机会凑上了他的唇。
  他感觉到自己的衣服正在慢慢被褪去,他可不想在这种开满罂粟花的地方干这种事。于是王耀锢住亚瑟的腰,出乎意料,他的腰肢很细。
  接着,王耀又掐住他精瘦的腿部。
  天哪,身材好得简直不像话。
  “柯克兰先生,我不想在这种地方受你的折磨。”
  “不过我很乐意。”
  亚瑟放开了王耀,这样伤痕累累的身体,光是看着都会心疼。
  “我会把鸦片弄干净的。”王耀说,他不服输,腐败昏庸的清政府早该去死。
  “想打第三次吗?”
  “你觉得呢?”
  王耀蹙眉,他真的很讨厌这个自以为是的国家。
  清政府签了不平等条约,赔了款又失了土地。
  王嘉龙从小善于社交,和王湾比起来,他更讨亚瑟喜欢。王湾被西/班/牙和荷/兰争夺过,被王耀带回来的时候,变得有些自闭。王嘉龙很乖巧,知道王濠镜早就回不来了之后,常常陪在王耀和妹妹身边。
  但是此刻,他正抱着王耀的腰大哭,说是死都不肯去英/国。
  王耀拎着皇帝的领子,扇了他一巴掌,身为国家,就算是皇上,也无法拿他怎么样。
  “昏君!”
  他对着皇帝吼着。
  1860年,一把火毁掉了一个伟大的文明。
  那两个强盗手挽着手,一个叫英/吉/利,一个叫法/兰/西。
  王京把头埋在王耀的怀里,他搂着王京瑟瑟发抖的身子,握紧手里的刀。
  为了你们,我愿意赴汤蹈火。
  没想到,在联五的会议室里,王耀又见到了他。那个曾经居高临下的大/英/帝/国,被初次闯荡世界的年轻强国怼得哑口无言。
  谁不知道那场独立战争的结局?
  自由和哥哥,不可兼得。
  但是从眼神里可以看出来,尽是宠溺的目光,看得出来,他在宽容那个孩子。
  身边的苏/维/埃倒是很随意,这种时候,再过一会儿,他就应该会爆发了,王耀知道他的性子。
  法/兰/西也掺和进去,一边和美英拌嘴,一边还不忘调戏一下苏/维/埃。
  会议很草率的结束了,亚瑟拉住即将出门的王耀,用力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身上还是有一种红茶的清香。
  就像几十年前那样相拥。
  “我说过,我恨你。”王耀想推开他,但是并没有什么用。亚瑟搂紧了他。
  “但是我不恨你。”
  亚瑟含笑吻上他的额头。
  背上的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看着心里发酸。
  那个温润的少年,举刀砍向了千年的大国。本田菊雪白的军装染上了兄长血液的鲜红。
  不大的姑娘一头扎进王耀怀里,王苏的身上,是一道道的伤口。她被折磨得遍体鳞伤。
  阿尔弗雷德可不甘心,他没想到日/本这个岛国竟然这么强大。于是一气之下,他向日/本的广岛投下导弹。
  本田菊投降,也意味着二战结束。
  伊利亚给予了王耀物质和精神上的扶持。亚瑟握紧了拳头,随后又放开。
  1947年,以美/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为主的资本主义阵营,与苏/联,华沙条约组织为主的社会主义阵营之间开始了漫长的政治、经济、军事斗争。
  简称:“冷战”。
  1991年华约解散,之后苏/联解体,说明了苏/联模式的失败,标志着冷战结束。
美/国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阿尔弗雷德捧着一束开得正盛的向日葵,湛蓝的眸子里淌下晶莹的眼泪。他赢得了这场Cold War的胜利,却失去了他。
  王耀哭得不像样子,他记得,很多年不曾哭过了,几千年有了。
  前一天晚上,伊利亚还帮着他学习,今天,书被烧毁了。不顾烈火灼烧,他将书捡起。
  不会放弃的。
  好酸。
  亚瑟很想像曾经那样拥抱他,但是他知道,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他没有资格爱他。
  “还记得吗,1840年。”
  “想说什么?”
  “在1840年,我爱你。”
  “嗯。”
  “现在,我仍然爱你。”
  “嗯。”
  “baka,一个人撑着大局,累的话……记得要休息。”
  “恨够你了。我们俩,就这样草率的结束了?”
  王耀抿唇轻笑,看着亚瑟越来越红的脸,他还是没忍住笑意。
  “那……”
  亚瑟牵起他的手,吻上他的唇,随后,不再看着王耀的眼睛,“照顾好自己啊。别……让我担心啊。”
  “好。”
  王耀踮起脚尖,主动环住亚瑟的脖子,额头贴着他的额头,说:“现在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

评论(5)
热度(63)

© 墨什么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