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冰】实习

是发烧写的脑洞没错了
香诞贺文
小香生日快乐
我又赶上了
病人香×实习医生冰
  
  已经是深夜了,艾斯兰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自己来医院已经实习有一个月了,但是自己跟着的那位医生――亚瑟·柯克兰先生,却没见着几眼。
  多亏了放假回来帮忙的马修·威廉姆斯,否则,他甚至连贺瑞斯的病情状况都不知道。
  艾斯兰敢确认,亚瑟一定没有把贺瑞斯的病情病因告诉他就回家修养去了。
  王嘉龙现在处于观察期,暂时住在艾斯兰家。
  书房的灯开着。
  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去,他的观察笔记摊开在桌上,另外一本是他要写的医学笔记,压在笔记本上面的那一本,字体显然不是他的。
  艾斯兰悄悄凑过去,清秀的意大利斜体,他肯定是问费里西安诺要来的笔记。
  等等,他是在帮自己补缺失的笔记吗?
  王嘉龙很明显已经睡着了,手里还握着笔。艾斯兰看着他,很无奈。
  “贺瑞斯,你在期待什么啊。”
  他叹息到。
  从房间取出毯子披在王嘉龙的背后,艾斯兰搬了个椅子坐在他旁边,抄完了最后几个字,对着旁边的人小声说了一句:“晚安,贺瑞斯;生日快乐,贺瑞斯。”
  睫毛颤了颤,王嘉龙试探性地眯着眼睛,见趴在旁边已经睡着的艾斯兰快要倒在他怀里了,才轻轻站起身,免得惊动了他。
  不出一点声响,王嘉龙温柔地横抱起艾斯兰,将他送回了卧室。
  “晚安。”
  王嘉龙附在艾斯兰耳边轻声说。
  他忘了自己还生着病,熬了一天夜。
  无聊时,王嘉龙打开了冰箱门,里面放了一块蛋糕。
  多大人了,还喜欢吃甜品。
  说实话,艾斯兰这点很可爱。
  次日清晨,艾斯兰先是对着王嘉龙进行了一番说教:“你是不是傻啊!你明明知道身体没好,还熬夜?意义不明啊你!”
  然后就摔门出去了。
  门后的艾斯兰定在原地,一双干净的鸢尾色眸子闪过一丝轻快。
  白皙的脸上泛起红晕。
  王嘉龙也站在原地,一大早发什么疯。
  “生日快乐。”
  艾斯兰推开门,“刚刚对不起了。”
  是昨晚看到的蛋糕。
  上面写着不算好看的中文,也能看懂是什么意思:生日快乐,贺瑞斯。
  王嘉龙难得展开笑容,深棕色的眸子可以让人溺死。他说:“Þakka þér.”(冰/岛/语:谢谢)
  艾斯兰别过头,“我才不是特地为你准备的。”
  “Ég elska þig.”(冰/岛/语:我爱你)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王嘉龙俯下身,看着面前脸红透了的艾斯兰,故意逗他。
  “贺瑞斯!”
  “怎么了?”
  “你在期待什么啊!”
  “我说了我没听见。”
  “我说,我爱你,贺瑞斯。”

评论
热度(27)

© 墨什么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