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fo点文《初心》《始终》

不忍心拒绝
于是……
博狗《初心》和奥黯《始终》 @篷窗春雨  @名为澪的咸鱼
可能ooc???
幼儿园文笔注意
――――――――――――――――
《初心》
  妖也是会变的。
  源博雅初次见到大天狗的时候,是在自家庭院里。
  也不算是见面吧,只是找到了几片羽毛。
  年幼的源博雅以为是乌鸦羽毛也就没理。几年后,他在院子里找到了一个有着乌黑翅膀的小孩子。
  孩童稚气的面部,湛蓝的眸子睁得大大的,正看着源博雅。
  他以为是哪户人家的孩子插了翅膀玩的,于是拉着大天狗的手进了家中。见家里没人,便拿出自己的下午茶与他分享。这是大天狗第一次吃三色丸子。
  第二次见面,是在林中。
  春日总是美好的。樱花开得也正盛。
  源博雅擅长弓箭,正与朋友在林中玩得正欢,忽然听到了笛声。
  他自己也会吹笛。
  像是找到了知音。
  笛声细腻如风拂杨柳,婉约如小桥流水,是松针落地的声音,是泉水敲过鹅卵石的声音。很快,少年时期的源博雅就被笛声吸引了,丢下朋友奔着声音来源跑去。
  还是那个浅金发蓝眸的孩子。
  如今他已从幼时的圆脸变成了轮廓明显的一张可以引得无数少女尖叫的帅气脸庞。蓝色的瞳仁比起幼时多了几分冷漠。白衣似雪。
  见到源博雅令他很惊讶。
  当然,源博雅也很吃惊。
  后来二人常常一起出来赏樱。
  坐在树下,大天狗无聊地用团扇敲着手心,“博雅……你……有没有什么吃的?”
  “有的哦。”
  三色丸子。
  他果然是传说中的二狗子,以笛子交换,吃得津津有味。
  这是大天狗第二次吃三色丸子。
  最后一次,是在与八岐大蛇斗争的前几天。
  “你还真是单纯。”
  大天狗和雪女并肩,站在黑晴明的面前。
  源博雅不顾晴明的阻拦,冲了过去。
  他抽出了笛子,吹起那一日大天狗吹奏的曲子。
  “这笛子……你居然还留着!”
  什么叫“居然还留着”?
  当日夜晚,源博雅悄悄开溜了。
  果不其然,那妖坐在樱花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下来,有吃的。”
  趁着大天狗咬下第一口丸子,源博雅直接凑了上去。
  (狗子:喵喵喵?)
  晴明就觉得奇怪为什么突然黑晴明来帮他。
――――――――――――――――
《始终》
  奥利弗见王黯并不多。
  印象最深的,就是虎门销烟。
  王黯笑嘻嘻地向奥利弗竖了中指,然后揽住自己常色的肩膀,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们。
  壮观的一幕不停地在脑海里回放。
  还有中英签不平等条约的那一次。
  王耀拎着昏庸皇帝的领子抽了他几巴掌,嘴里骂着“庸君”,很快就将他扔向地上,走向了亚瑟和他的位置。
  东方人用流利的英语骂了一句,手重重地打在了亚瑟胳膊上,使他松开了王嘉龙的手。
  那孩子停止了哭泣。
  门外的王黯没有进来,显然他放心把这一切交给王耀。
  亚瑟生气了,大步走向门外,冷冷地白了王黯一眼,走掉了。
  奥利弗紧跟其后,他看着王黯,王黯也看着他。
  深棕色的眼眸似乎能将人溺毙其中。
  罂粟花的香气简直勾人魂魄。
  “看什么看。”王黯转过头,不在直视奥利弗的眼睛。奥利弗只是笑着望着他。
  在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反正小黯不是早就已经是我的人了吗。”
  脸上一阵绯红,看着英/国人离去的背影,王黯又想起那一次他被那个金毛摁在桌上的一刻。
  然后,再一次见面就是在二战期间。
  王黯总是会被遗忘。
  奥利弗的眼里好像只有艾伦和弗朗索瓦,彻底将维克多和王黯抛在脑后。
  “艾伦,我和熊崽子去打日/本奥利弗和弗朗索瓦打独意就好。”
  联五唯一的智商王黯叹了口气。
  面前三个人总是在争吵,维克多天生的善良,根本就不会去和他们吵。
  奥利弗停下了手里放了毒的杯子蛋糕,昧着良心给王黯露出一个微笑。
  谁要和那个烟鬼一起打独意!
  奥利弗装作很可怜的样子说:“小黯,你一定喜欢维克多不喜欢我。”
  王黯看都不看他一眼:“我什么时候喜欢过你了?”
  “你不是在就被我……”
  “不要说!”
  冰冷的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唇。
  王黯已经拿着枪抵住他了。
  “你他妈再说这件事就死定了。”
  浅蓝色的瞳仁又似乎发出兴奋的光芒。他用余光瞄了一眼其他三个,然后干脆直接反过来把王黯的手腕扣住,吻了上去。
  许多年后的今天,奥利弗又吃醋了。
  “小黯,你肯定喜欢维克多!”
  “没有。”
  “那为什么不帮我!”
  “为什么?我跟那熊崽子早就友好相处了你不知道啊?”
  “你当初还不是被老子压在身下做受!”

评论(5)
热度(18)

© 墨什么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