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若】勿负他人心

     夫以色事人者,色衰则爱弛,爱弛则恩绝。勿负他人心。
                                            摘自《吕不韦列传》
                                                           ――――题记

  “想听怪谈吗?亲爱的崽子们。”青行灯坐于明灯之上,身边是一圈等级不高的式神。
  大家最喜欢听青行灯讲故事了。
  “很久很久以前……”
  “换个开头吧。”
  一目连端着茶桌走过来,坐在了她旁边。“今天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可否?”
  青行灯绕了绕头发,耸耸肩,“祝成功。”她便坐着灯,飘向了妖刀姬的房间。
  坐于长廊上的一目连点燃了一只蜡烛,捧起一杯茶洒在面前的地上。他仍然是面带微笑,说:“这一杯,敬风神大人。”
  般若爬上了屋顶。
  白皙的长腿交叉坐着,左手触上脸的那一刻,听到了一目连的声音:
  “他那时还是一个丑陋的小妖怪。”
  手指像触电似的停在了眼角边。
  酒红色的眼眸黯淡下去。
  哼,一目连。
  他那时还是一个丑陋的小妖怪,唯一的朋友也没有了之后,在风神庙住下了。风神亲眼看着他,一个又一个夜晚跑出去,撕下自己的脸。
  可是血肉模糊的脸,又回重新长出来,却又比先前可爱几分。
  那些面皮,被他制成了面具戴在头上。
  屋顶上的般若转身滑了下去,尽量不要弄出声响,免得被一目连发现。但他的面具还是先他一步掉在了地上。右腿刚伸下去,又不得不缩回去。
  “般若?”
  一目连看着地上熟悉的面具喃喃道。
  完了完了,般若靠在屋顶上一动不动,鼻尖隐隐有细细密密的汗珠,手掌心也有了冷汗。
  “没事,一点小动静,我们继续。”
  呼,真是吓死妖了。
  但他肯定看见我了啊啊啊啊!
  般若小心翼翼地顺着柱子爬了下去。
  风神那天看见了双手鲜血的妖怪,他没有动,只是和以往一样站在门口。神明毕竟是神明,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也没少见。他牵住了妖怪满是深红色血液的手,将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能理解他的心情。
  后来,妖怪变得开朗起来。喜欢趴在风神的腿上和他聊天。
  可是,人们随着时间推移,也渐渐遗忘了风神。
  当那些人哭喊着祈求神明为他们驱散洪水时,妖怪跪在地上,异常的安静。他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
  风神为了他的子民失去了他的右眼。
  妖怪亲手为风神绑上了绷带,拽着他的袖子,轻声说:“神明大人,那些信徒都是……都是忘恩负义的家伙。”
  “我知道。”
  “那您为什么一味地答应他们!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您。”
  般若回到了院子。
  一想起那件事就心疼。
  一目连,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担心你啊!
  “好了。”风神揉了揉妖怪的头发,继续说:“人类是什么样的神明自然清楚。不过你……愿意做我唯一的信徒吗?”
  “一目连。我,般若,就算死,也永远都是你的信徒。”
  “好。我,一目连,甘愿堕落为妖,也要护这一方水土安宁,还有我的般若。”
  神明是不会以貌取人的。
  因为他,一目连从那时候起,见到般若的第一眼起,就想一直保护他。
  永远。
  有句话是这样的:
  强大的不是山洪野火,而是你渡世而来温柔的风。

评论(2)
热度(25)

© 墨什么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