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鲶骨】良辰美景恰似你

第一次写刀剑相关
非原设,现代pa短文
严重的ooc有
鲶骨only  
  
  
  
  鲶尾是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他是一位作家,常常到各个国家,各个城市寻找素材。
  当然,鲶尾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新小说的素材,更重要的是来游玩。
  早就听说H市的风景如画,且那三月层层叠叠如烟雾般的樱花更是让游客流连忘返。这里靠海,海边也常常有着和煦又温暖的阳光。
  秋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冬日,琼枝玉树,纤尘不染,而樱花树竟能结出新的花苞。
  他早已向往这片土地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来到这里。
  鲶尾喜欢边走路边听音乐,耳机里常常放着那几首歌,走在桥上,轻哼着小调,他将膀子搭在了护栏上。
  打了个哈欠,“果然还是H市最叫人舒服啊。”
  然后半眯着眼睛望着远处。
  骨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将画笔放下,举起成品对着阳光打量,总觉得差了点什么,眉头一皱,将呕心沥血了数月的画作揉成一团,扔了。
  这里没有什么可画的了,该走了。
  骨喰这么想。
  也同时开始收拾东西,将画架画板折叠,相机,画纸和画笔放进背包,拖着行李箱出了门。
  他是一个随性的人,想到哪里就会去哪里。他是一位画家。几年前因为一场火灾导致失忆,性格也变得更加沉稳。
  而那场火灾化为了一把尖锐的刀子,将那天发生的事一笔笔刻在心上。
  火光中只有一个人背影很是模糊。
  那一天,只有他们两个被困在了大火中。
  鲶尾仍然望向窗外,轻轻将咖啡杯放下。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那次和他一起被困在燃着大火的屋子里的那个人会和他一样,正常地出现在人群中。
  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
  随机背起包,猛地推开玻璃门,冲进了人群中。
  目光是有重量的,骨喰只感觉到脊背上像是压着什么,回头看去,茫茫人海里,川流不息的人潮中,那显眼的有着绀青色长发的少年的出现,忽然打碎了脑中的噩梦。
  是他。
  鲶尾见他停下了,舒了口气,幸好,幸好自己还记得他。
  被推出门的那一刻,想抓住他的手,却只扯下了发带,最后一眼是那人散开的蓝紫色长发。
  脑子像是要被劈开,泪水控制不住地顺着脸颊淌下。
  鲶尾微微一笑,向他伸出手,骨喰缓缓搭上自己的手,接着,前者用力将他拉进了怀里。
  “既然没有记忆了,就制造些美好的回忆吧。”
  他的笑一向很干净,总是会让骨喰联想到夏日里清澈透亮的湖水。
  “鲶,尾,藤,四,郎。”
  食指轻轻地放在了他的嘴唇上,鲶尾念着自己的名字。
  骨喰露出了久违的微笑,“我记得了,一辈子都不会忘。”

评论
热度(13)

© 墨什么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