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ret

异色黑塔鬼衍生
根据B站up主:仓鼠球菌受染者的异色鬼手书的衍生同人文
要到权限了
流血注意!
文笔严重退化

  
  
某天,我听说了一间位于山中的废弃洋馆,离世界会议场地只有三小时的步行距离,据说那是一间闹鬼的房子。
  
我们有些人决定去一探究竟,并发现传言竟然是真的――若是那怪物也能称为“鬼”的话。
  
我一开始并没有想到如何从中获利,直7到我发现了濒死在钢琴旁的日/本。
  
一切变得显而易见的,噢,想想看这洋馆能为我带来多么甜美的结果啊,在那怪物的帮助下,我不费吹灰之力地杀死了所有跟随我来到洋馆的人。
  
最后征服世界,苦中带甜的胜利终于落入我的手中。
  
但那才是问题的开端。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
  
  
  
  “嘿,艾伦,我听说离会议室不远处有一座闹鬼的洋馆,想去看看吗?”
  “是吗?闹鬼?骗人的吧。”
  转念又一想,艾伦倒是萌生了一个念头,他可以拉上他“亲爱”的盟友们去一探究竟啊。
  “叫上尼古拉斯,爱因斯和本田葵,一起去。”
  “好。”
  卢西安诺点头,哼着欢快的小调远去。而艾伦,先后拉住了即将离开的史蒂夫,奥利弗,弗朗索瓦,王黯和维克多。
  他们从未想过,这洋馆,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大,还要豪华。
  弗朗索瓦,奥利弗和王黯上了二楼,三人兜兜转转,根本就没发现什么,倒是心思敏感的王黯提出了建议:“要不回去再看看吧。”
  奥利弗抢着说:“同意,让弗朗索瓦在这里等我们就行。”
  “嘿,凭什么是我?”
  “我们刚刚不是找过这层了吗,没有东西!你不会死!”说罢,奥利弗拉着王黯下了一楼。
  待二人分开后再次汇合时,王黯察觉到了不对劲。
  “喂,oli,你今天不是戴着领带出门的吗?”
  “我一直戴着领结啊。”
  “不对,你今天戴的是领带。”
  “哦天哪,黯,你不会哪里记错了吧,我今天戴的分明就是领结。”
  “你没事吧,oli?”
  “没事,当然没事,我好得很。”
  王黯皱眉,眼前的奥利弗显然和来时不是一个人。没错,他记得,奥利弗今天戴了一条粉蓝相间的领带。
  卢西安诺误打误撞进了书房,“要是葵在这里他一定会很喜欢。”他这么说,随手翻开一本红壳子的书,像是一本日记。
  “哦,我看看,一个叫费里西安诺的写的日记啊,亚瑟失明,马修给阿尔弗雷德挡刀,嗯……,这大概是他们来的时候发生的事吧。轮回?”
  正当他这么想着,忽然从隔壁传来了钢琴声。
  本田葵面无表情地弹钢琴。
  “嘿……”
  卢西安诺刚想过去打招呼,在他迈出左脚的那一刻起,一个怪物袭击了本田葵。他举起武士刀反抗,不料被那怪物掐住了脖子,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靠在钢琴腿上。
  “卢恰?”葵艰难地开口。
  “是我。”
  “快……告诉……黯他们,有怪物,让他们……快走……”
  卢西安诺哼着帕格尼尼著名曲作《二十四首随想曲》的A小调,欢快的调子衬托着他贪婪的笑容,食指勾着小刀把柄上的孔,笑着捅下去,血液飞溅。
     “葵,你太天真了。”
  嘻嘻嘻,世界都将是我一个人的。
  洁白的钢琴上,几个用鲜血写成的大字格外刺眼:pasta。
  6号室,奥利弗静静地躺在床上,史蒂夫和艾伦背靠背坐着。
  门,开了。
  艾伦显然有些困,根本就没意识到那怪物正向他伸出魔爪。史蒂夫的手紧抓着艾伦的肩膀,疼痛弄醒了他,可他看到的是史蒂夫倒在了血泊中。
  都是自己。
  都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不小心的话,他的兄长,也就不会为了他,帮他挡下致命一刀。
  “笨蛋!为什么突然挡在我前面啊!”
  “因为我是你哥哥啊,我想要保护你。”
  奥利弗的心颤抖了一下,忽然,他举起了刀,冲向怪物。
  艾伦搂着史蒂夫的脖子,眼泪止不住地落下,他真的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自己向来就是一副坏脾气,史蒂夫和他之间的兄弟情谊总是很浅。
  奥利弗砍下最后一刀,怪物消失了,他也支撑不住了,晃了晃,倒下了。
  王黯很着急。
  奥利弗先是为了大家难得用了魔法,右眼失明,又受了重伤,本田葵下落不明,爱因斯和尼古拉斯根本就不管这些事,弗朗索瓦和维克多也鲜有的质疑起来。
  “卢西。”
  王黯问,“你应该和葵在一起的,为什么不救他?”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都愤怒。
  “哈,我倒希望他死。”
  卢西安诺耸肩。显然,他预感到了什么。
  王黯冲上去拽着他的领子,暗红的瞳孔瞪大,他几乎是吼出来的,本来好听的声音沙哑了许多:“葵是你的盟友啊!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维克多回头,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看着卢西安诺的嘴角渐渐上扬,两步冲过去推开了王黯。
  “维卡!”
  背部受伤,轻咳,血液滴下。
  “太过分了……真的……”王黯整个人都显得不对劲,“黯!”弗朗索瓦察觉到了他的状态不好,拔出剑准备迎战。
  “黯……”
  维克多眼睁睁地看着王黯冲上去,接着,又被那怪物扔了下来。
  弗朗索瓦一击致命。
  二人相继倒下。
  那怪物的指头勾着维克多的衣领,另一只爪子插进了他的脖子。
  头颅落地。
  尼古拉斯拉着卢西安诺离开了这里,“卢恰,去安全的地方待着。”
  “你先去,我要去一趟6号室。”
  说罢他撇开尼古拉斯,急匆匆地赶往6号室。
  刚推开门,就被艾伦掐住了脖子。
  “艾伦,我没关门哦。”
  他笑着。
  “我不管!”艾伦指着他死去的两个亲人,对着卢西安诺吼着,像极了刚刚的王黯。
  “呵呵呵呵呵。”
  卢西安诺的笑容逐渐张狂,嘴角夸张地勾起,这时艾伦才反应过来。
  “咚。”
  头部和身子分开,血液喷涌而出。
  卢西安诺奔跑着,直到他看到了与那怪物奋战的爱因斯和尼古拉斯。
  “拿着,快走。”
  手掌心多了一把钥匙。
     为什么?
  尼古拉斯的手臂被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皮肤外翻,血肉模糊,爱因斯正分心,怪物趁机一下,兄弟俩靠着墙根倒下。
  那怪物看着卢西安诺。
  他转身就跑,跑出了大门。
  “你输了!”
  卢西安诺喊着,不顾外面的大雨,他的举止行为简直像一个疯子。
  “不,是你输了。”
  那怪物开口说话了。
  他咬着嘴唇,转身抽出小刀扔向怪物。
  “如果能重来!我,一定会让你输得彻底!不如就让我回去吧!回到最开始的时候!”
  腋下夹着的日记本发出了淡淡的光。
  眼前没有了那怪物,晴天,大家都在,只是洋馆楼上的窗户上的血手印有些刺眼。
  哼,去死吧。

评论
热度(21)

© 墨什么笺 | Powered by LOFTER